喵污喵起来

这里是喵污,小初生、多指教!

【昊健】#写手挑战#朋友

{微虐}小文手对不起!把昊然和子健写那样真的对不起!!!内涵一辆小推车!
ooc ooc ooc
子健从美国回来了,他期待着昊然的出现,可他没有。
子健告诉过自己今天会回来,当昊然想去找子健的时候,他忽然害怕了,昊然从小到大从没怕过什么,什么事都熬过来了,可他很怕子健不会原谅自己,因为是他把子健亲自赶走的…他想当时只是一时冲动,可一切都晚了……

男人嘛,总会有些性欲。他们刚刚同居的第二天,子健去收拾昊然的房间,昊然告诉过他除了床边的箱子,其他什么都可以碰,子健难得勤快的去收拾,子健不是说有意的,只是搬箱子时,那里面的东西掉了出来...润滑剂,皮鞭,跳蛋,震动棒,避孕套...几乎什么成人用品都有,还有一个充气娃娃。子健呆住了,当时昊然正好回来了,手里拿的是一个奶油卷。
昊然把子健按在墙上,大声吼道:“不是说别碰吗!”“昊,昊然,听我解释......”“不,别说,你走吧。”“昊昊然.”子健的眼睛红红的,昊然没有这么对他说过话,他也不想再听昊然用这种语气说了,因为子健觉得心好难受,好痛...
子健慢慢退出门去,“等下!”子健被昊然叫住,他不敢去找他,可怀里被丢了一卷奶油卷,那是昊然丢的。
子健眼泪瞬间掉了下来,昊然当然看见了,他也是心疼的,但他没有追,他守护了5年的小董就这么被他赶走了......

当天昊然和子健的微信聊天记录是这样的:
“子健,回来了吗?”
“嗯”
“我们...还是去那家咖啡厅好吗?”
“嗯”

他们还是来了,没人敢说话,那咖啡杯与汤匙的碰撞打破了寂静,昊然开口了。
“你,过得好吗?”
“嗯”
“对不起”
“嗯”
“我们,还能重来吗?”
“......”
“子健,说话!”
“......”
“子健!”
“你先让我静静好吗!”
子健的确平静了,他还是问了,
“昊然,我们...不能像以前那样一起当...朋友吗?”
“朋友?!”
“对啊,朋友,一起吃饭,一起干许多事的朋友。”
“你以为我对你好是与你做朋友吗?!”
昊然按耐不住自己的心情,搂住子健的腰亲了上去,子健想推开他,可他做不到,子健就这么边哭边忍受着这热吻,昊然几乎剥夺了他嘴里的所有空气,舌头摔向子健口腔的所有地方,子健用力拉着昊然衣服,眼泪已经打湿了昊然的肩膀,昊然心疼,真的很心疼。
昊然把子健抱进男士厕所,尽管子健有多么的不愿意,昊然没有管,交错,穿插,呻吟,直到高潮......
他,还是放手了,昊然整理好子健的衣服,子健带着哭腔说到:“为...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做个朋友,就这么难吗?”
昊然又一次亲了子健,蜻蜓点水般,淡淡的,柔和又温柔。
昊然走了,去哪了,谁也不知道...
子健从那天起没有很快乐很开心的笑过了,子健知道了,因为昊然在自己耳边说得话,他记得清清楚楚,因为太深刻了。

多年后,子健收到了昊然的婚礼邀请函,他又想起了昊然说得话,他瞬间红了眼眶,样子很让人心疼。子健没有去昊然的婚礼,昊然发了条微信:
“小董,你...”
“没事。”
“对不起。”
“嗯。”

可能,真的结束了,那句话......

“我爱你。”

【创塔】《雨街咖啡厅》

hi,又是我这个不要脸的喵污!
今天,我发个中段篇
*不是我写的,作者:段段(化名)
*混搭段子
*更得慢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第一章 雨天初见
雨落风起,路边落叶随风散去,幸平创真在一家咖啡馆内,悠闲地喝着咖啡,静静的看书,随着雨滴落地声,用他那细长的手指敲打着桌面,嘴角勾着一丝浅笑,“迟到,不过听说,他不错”幸平创真想着,笑意又浓了几分。
表上的指针一下一下地转动,终于,路口出现了一个匆忙的人影,“来了,坐吧。”幸平创真谈谈地说着,“哦哦,好,对不起,晚到了。”塔克米抱歉的说,“下次早到,自我介绍,给你一分钟。”丢下话,幸平创真便低头看书。“你好,我叫塔克米•阿尔迪尼,是伊萨米推荐的,学生。”塔克米以自认为极其正经的口气讲完,却让藏在书后的幸平创真憋的够久,明明是个受,还装,这让他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幸平创真放下书,对塔克米说:“我叫幸平创真,以后,为了方便,我会叫你塔,你可以叫我创,还有,明天报道,再见!”语毕,撑伞走远。“迎接明天吧”塔只是站在原地自顾自的说,听着雨声,看着咖啡旁的书《食戟之灵》。

tbc

段子:No.1 :
超市内二人悠闲的逛着,不过幸平创真东张西望,塔克米望着他看的方向看去,原来有位白衣少年,之后,便产生了一下对话:
“幸平创真!你在看什么!”
“没,没什么,那有我喜欢吃的嘛!”
“是吗,你的口味真独特!”
“你也知道的嘛,我去拿,哈哈。”
一小时后,家中垃圾桶内出现了一个开过的鲱鱼罐头……


第二章 开始接触
每一天,塔克米都习惯早起,因为,早上,阳光真的很好,很灿烂,最喜欢了。不过今天起的这么早,是因为那个放弃治疗的自恋狂,啊~~伤心。
同样,幸平创真今天起的好早,不因为什么,就是睡不着,总觉得少了点什么,大概,是他吧。奇怪,我现在怎么都饥不择食了。幸平创真看看表,“嗯,该来了。”他走出门,看见塔克米早已站在车旁等着了,“早,创。”“早。”一段固定的问候,塔克米说:“今天起,我就是您的陪读,有事的话我随叫随到\^O^/。”我要忍,要把持住,幸平创真咬紧唇,以那强大的绅士的品格想着。不得不说,定力真太好……
塔克米听着音乐,看着路边风景,罔顾了幸平创真好奇的眼光,幸平创真想:他一定缺这方面心眼,一定,一定。一路上,一位腹黑与一位傲娇的两个人,陷入了深深的沉思。然而,这心电感应,让他们知道,未来的心,会有一个人占据。


段子.No.2
“你冷吗?”
幸平创真关心的问。
“有点冷。"
塔克米有些开心 。
“我也冷。”
说完便穿上大衣。
幸平创真卒


第三章 你好可爱
来到学校,做为班上鼎鼎有名的学霸大人,幸平创真表示上课什么的太简单粗暴,我热爱哲学。而塔克米就苦恼了,函数啊什么的最讨厌了,他对着草稿纸,安安静静的神游。“喂喂,你,认真点。”幸平创真生气的说,学习而已,不至于这样。塔克米不开心:“我…不会做。”“你怎么这么傻,你怎么这么蠢,你是怎么活到现在的?笨蛋,试卷都拿反。”幸平创真口上虽然不爽,但还是为塔克米普及知识,“对不起,下次不这么样了”塔克米小声说着,脸有些红,低着头,90度鞠了一躬。显然,幸平创真懵了,一_一。“你怎么好可爱”幻想了无数次的话,一次脱口而出,竟然说了这句,塔克米说:“你刚在说什么?”“没什么,真的。”幸平创真早已在风中凌乱了。
tbc
@蔺银霜Y 段段的文,来看看吧,没完结哦

【创塔】“美食”

*一个超短的文,啊呸段子
*幼儿园文笔
*慎如
*塑造一只污污的创真和萌萌的塔克米
*作者乱入
如果以上都OK,请继续


1.阿利波特怪味豆:
幸平创真发现在喵污给的链接里有最近网红一直在拍的哈利波特怪味豆,幸平想:用这个来逗塔克米肯定很好玩!
幸平:“塔克米,啊!我喂你吃糖!”
塔克米:“啊呜!”塔克米一口把糖吞了下去,塔克米嚼了两口,感觉不对。“好恶心……”塔克米心想。塔克米努力把糖吞了下去,然后一脸愤怒的看着幸平:“幸平!!”
大家大概知道下来发生了什么吧……
被揍了一顿的幸平,趴在床上,看着哈利波特怪味豆里的温馨提示:不要给爱哭鬼和胆小鬼吃(其实可以因为看到他们的表情会感觉很有趣)幸平露出了一个谜之微笑。

2.尖叫:
【尖叫饮料大家应该都喝过吧,都懂哒,挤太多会…啪唧……】
“叮咚”快递到了,塔克米拆开快递,里面放着一瓶尖叫。塔克米从没见过这个,好奇的拿起来看来看去。幸平已经在旁边看了很久了,这是他在网上买的中国尖叫饮料。他看着塔克米研究了半天要怎么喝,笑了几声,从塔克米手里拿走尖叫,娴熟的打开。
幸平把塔克米叫过来,对他说:“塔克米,张嘴!啊!”塔克米果然太单纯了毫无防备的张开嘴。幸平故意装作不小心把饮料滋在了塔克米身上。
塔克米一脸懵逼,几秒后才回过神来,盯着自己身上,尖叫到:“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就是尖叫饮料为什么叫尖叫的原因吧……】


3.榴莲
幸平和塔克米正在逛超市,突然,幸平好像看到了什么,飞一样的冲了过去,等他回来时,手里拿了两个试吃的榴莲小块。
塔克米以前也吃过榴莲,他一点也不喜欢吃,吃了就想吐,他不停的躲过幸平手里插有榴莲的牙签,但被幸平这一个措手不及给塞进了嘴里。
“真是难吃到流泪!”塔克米努力不让自己吐出来,幸平见塔克米这么可爱,一口闻了上去,把塔克米嘴里未吞下去的榴莲给吃了个干净。吃完还擦了擦嘴说:“榴莲真好吃啊。”塔克米:(脸红脸红脸红)
喵污:“秘之浪漫?【挑眉”
创塔:“你够了!”
喵污:“不够!^_^”

4.酒心巧克力
“塔克米,你喝过酒吗?”幸平趴在塔克米身上问到。
“喝过啊,怎么了?”塔克米一边看书一边说。
“那你吃过巧克力吗?”幸平继续问到。
“吃过……”塔克米有的不耐烦了。
“那……”幸平一下子吻住了塔克米,把嘴里的酒心巧克力传到了塔克米嘴里。
一股酒的气味弥漫在塔克米嘴里,融化的巧克力和浓烈的酒融合在一起十分激烈,让塔克米愣了好一会。
“招待不周!”幸平微笑到。
“G…Grazie……”从此,塔克米爱上了酒心巧克力和这种快感。


好的,就这样结束了,再见!这里喵污【第一次的正经介绍